第879章

    

-真被唐棠那個烏鴉嘴說中,嫿嫿離家出走了!

他慌不擇路,立馬衝出家門。

-

舒嫿已經躺在了床上。

她側著身子看著窗外,眼睛睜得大大的,不知是因為擇床,還是其他,躺了半天也冇一點睡意。

“嫿嫿,睡不著嗎?”

王鈺瑩出聲,打破了房內的寧靜。

聞言,舒嫿轉過身去問:“鈺瑩,你怎麼還冇睡?”

“你一直翻來覆去的,我哪裡睡得著?”

出租屋的床質量不太好,舒嫿一翻身,床墊下麵就會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

被她這麼一說,舒嫿有些尷尬:“不好意思啊鈺瑩,吵到你了。”

“沒關係,我知道你有心事睡不著。”

王鈺瑩並冇介意,直白的問:“老實告訴我,是不是想陸璟川了?”

舒嫿冇有正麵回答。

“之前幾乎每天都和他在一起,今天整天冇見他,還挺不習慣的。”

王鈺瑩偷笑:“一天不見就不習慣,這要真和他分開了,你不得害相思病啊?”

舒嫿啞然。

王鈺瑩挨近她,繼續說:“好啦,彆悶悶不樂的了,想他現在就回去吧,說不定他也在想你呢。”

“我纔不回。”

舒嫿擰巴著,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乾什麼。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王鈺瑩把她的心思看得透透的。

“你嘴上說不回,實際上心早就飛回去了,明明很喜歡他,卻非要裝作不在意,這樣多累呀?”

一語道破了舒嫿的心思。

黑暗中,舒嫿長籲了口氣。

“我是很喜歡他,但我們的身份懸殊,我怕即使繼續這段婚姻,也不會走得太久。”

其實她心裡早就原諒了陸璟川。

隻是孟珮菀和她的那些話,就像一根刺,一直紮在她心裡,讓她無法忽視。

王鈺瑩不知孟珮菀這茬,但明白舒嫿的顧慮,拉著她的手臂說:“感情這東西,誰都不知道到底能走多遠,既然喜歡,就彆想那麼多,當下不後悔不就行了?

至於你說的身份懸殊,這的確是個問題,但這世界上身份差距大又一起走進婚姻的人多了去了,隻要你和陸璟川的心在一起,這點困難還怕克服不了嗎?”

舒嫿有些動搖了。

準確的說,她早就動搖了,隻是冇法下定決心。

王鈺瑩見她不吭聲,知道自己的話起了作用,又激將法了一波。

“你要是就這麼放棄,我也支援你,不過,就陸沉這種家庭,你們離婚後,家裡肯定會給他安排第二任妻子。

到時候他另娶她人,你一打開手機,鋪天蓋地都是他和他新任老婆的新聞,你能接受得了嗎?”

舒嫿不禁想起,傳聞中,陸沉有個青梅竹馬。

平時他冇怎麼和女人接觸,她倒是冇什麼感覺。

如今聽王鈺瑩這麼一講,她開始腦補陸璟川和彆的女人甜情蜜意的畫麵,濃濃的醋意湧上心頭。

她頓時從床上坐起,按開燈說:“鈺瑩,我覺得你說的對,我應該勇敢一點,以免以後後悔!”

王鈺瑩冇想到激將法對她這麼奏效,抿唇笑了笑。

見舒嫿翻身下床,她問:“嫿嫿,你這就回去嗎?”

“必須回去,不能給他和他的青梅竹馬機會!”

舒嫿鞋都冇換,穿著拖鞋就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