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液晶小說
  2. 相見歡寂寞梧桐
  3. 第三章 呼之慾出
餘深 作品

第三章 呼之慾出

    

梅子酒清甜綿軟,由於陳年度數,並不低,餘深願很快就醉了。

肖青逑看著餘深願臉色變紅,眼睛漸漸染上緋色。

氣氛有些許旖旎肖青逑靠近餘深願,梅子酒的甜味撲麵而來,他低低地笑了起來。

餘深願下意識勾住他的脖子“你笑什麼?”

餘深願凶巴巴地對他說“你吃了什麼,嘴這麼紅?”

“嗯,你要吃嗎?”

餘深願眼睛水潤,一副被欺負了的樣子猝不及防地,餘深願湊上前親了肖青逑一口,又鬆開他。

肖青逑都懵了,心中的野草肆意增長“好吃嗎?”

“好吃,那……你喜不喜歡肖老闆……釀的酒?”

餘深願冇有回答“告訴我好不好?”

兩人捱得極近,肖青逑正要上前,可是山本一腳踹開了門。

山本鐵著臉,大步走過來:“肖社長,你在做什麼?”

肖青逑不作聲,氣得山本想拔刀僵持之下,山本拉住餘深願的手臂說:“依子,我帶你回去。”

接著他又回頭,狠狠地瞪了肖青逑一眼。

“騰”的一聲,門被關緊肖青逑看了很久他們的背影,回神來打開菸捲,拔出菸草剩下的三分之二,寫好了情報,他馬上把情報發出去。

一切完畢後,肖青逑端起餘深願未喝完的酒抿了一口如果一定要有人犧牲,我願意一定是我——天隻是被霧霾遮住罷了天邊泛起亮光,酒館邊的梧桐樹綴著點點珍珠太陽呼之慾出,有的人站了一個晚上,探子都困了,他還看著天,探子搞不懂為什麼,隻是有人在期待罷了餘深願第二天醒來,感慨自己醉酒的大膽的同時又很忐忑,她能感受到她對肖青逑的不同或許是他把自己引入了救中國的道路上,或許是他告訴了自己如何活出一個人的意義她在日本那十多年,活得小心謹慎,不敢讓任何人知道她的身份,她一首想回到中國,找到父母,後來在日本占領中國區秘密黨組織中遇見了肖青逑,因他加入中國**肖青逑的父親是大資本,肖青逑也是個留洋的貴公子他與她在日本所見的貴公子都不同在日本,不管你是中國什麼階層的人,都會被日本人用鼻孔看,也有少數中國人選擇巴結日本人,而肖青逑不同他是一個敢於反抗的中國人大學快畢業時,她第一次遇見了肖青逑,那是在日本武館,她正在練習作為一軍官的基本格鬥技術時,隔壁一陣哀嚎聲那時她好奇,推開了門就看見一個男人**上身,眼角幾道擦痕,身上青紫不少,卻剛好又腳踹著地上的人,他嘴裡惡狠狠地說:“打的就是你們這些日本人。”

他說的中文,餘深願剛好能聽懂,這是她第一次看到這樣反抗的中國人她有些震驚,又隱隱地高興然後肖青逑看到了餘深願,又故意很凶很凶地對她說:“我什麼人都打,你還不走?”

這次,他說的日語然後該肖青逑震驚了,因為麵前這個隻比他肩高一點的女生笑了,他以為她會驚恐的逃走她卻隻是從容的踢開地下的人,說:“跟我打一場?”

很高傲,不可一世然後兩人就這麼不打不相識了他堅定了她那搖搖欲墜的理想——回中國找到父母,回中國抗日當時正1938年,餘深願在一年後也應上級的命令到日本軍部與肖青逑共同潛伏